全球最大安全套厂商因疫情停产 已造成1亿个短缺


社交APP“伴伴”上的聊天菜单。

企查查显示,“陪我”APP是陪我欢乐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陌生人语音社交软件,自称“一款90后社交新人类必备的声控软件”。上述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,系“炒作大王”孙宇晨的全资公司。据认证为陪我欢乐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置顶消息,该APP已由盛壹团队收购并运营。

3月25日凌晨,昵称为“皮皮”的用户在“陪我”上开设了房间,几分钟后系统为他匹配了一位语音聊天的女性网友。房间内聊天内容十分露骨,男女相互以“老公”“老婆”相称,聊天话题也多与性有关。尽管进入房间后,屏幕上会提示:“封面、背景及内容低俗、引导、暴露等都会被屏蔽处理”,但10多分钟后,有两位用户离开房间了,皮皮和女孩的谈话依旧充满了挑逗。

语音暧昧生意:“女模”每天打卡,按小时领取底薪

同样增长迅速的还有陪我的用户数量。陪我提供给媒体的数据,成立仅两年时间,其已有400万注册用户,主要为90后95后的学生,其中海外留学生占到10%,日活跃25万左右,日增2万人,平均每人每天发起50次通话。

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对语音违法行为的监控现在还存在一定难度,主要是处理能力跟不上。“量大处理不过来,目前主要以APP运营方承担监管责任为主。”

晓庆所说的生意,是陌生男女在社交APP上以语音的方式,有偿参与一些暧昧行为。这类现象现在并不少见,有网友告诉记者,3月25日凌晨,在一款已经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的语音社交APP“陪我”上,正进行着一场这样的直播,软件下方数据显示,最多时有700位用户同时在线收听。

律师呼吁将“语音、文字、视频卖淫行为”入法

晓庆是语音社交APP“伴伴”上的一位“女模”。据她介绍,因为疫情,她被禁足家中,“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靠这个挣点钱,我又不损失什么”。

目前,已追踪到王某某密切接触者15人,追踪到刘某某、张某某、周某某密切接触者53人,均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。